• 咪哚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戏剧歌舞

心底的京剧

2020-11-15 20:13:27  来源:咪哚资讯网

    爱好京剧在个年代的特殊年代里,心底的京剧也是起源于那个动荡的岁月,扎根在心里至今,越发变得有滋有味,深邃又深远,随着年龄的增长回味悠长。不知什么时候苏三的一句“过往的君子听我言......”,把我从那个年代拉了回来,于是,铿锵有力的现代京剧被古典的《贵妃醉酒》《武家坡》《霸王别姬》代替,《穆桂英挂帅》里的“一剑能挡百万兵”,刚柔并济的女声唱腔英武飒气,一时间陶醉在一句句美妙的唱词里。

    雪小禅的《窗外的京剧》写尽了心里的最爱,心如的《命里的喜欢》把切肤的感受描绘的淋漓尽致......感谢她们,一样的痴迷,一样的爱,是那种像命一样的珍爱着。京剧的魂魄、京剧的迷恋,你我他的魂牵梦绕,一把胡琴的缠绕,把生生世世来注定,很赞成心如的话:说自己前世一定是个伶人。也很喜欢伶人这个词,总觉得是那么亲切,好像于自己有莫大的关联,冥冥之中的神定,心里对她的靠近是自然的。记得结婚时穿了一件大红色的旗袍,那个年代没有婚纱,高盘发髻,加上一串廉价的珍珠项链就把自己加到了夫家,热闹中听得有人言语:新娘子像个戏子。这句话缠绕在心头,缱绻今日,真希望自己是个戏子,旧年代的戏子命运坎坷,以唱戏为生,受尽了颠簸和白眼,是最低下的生灵,“戏子”在那个贫穷的年代就是个贬义词,可在我的记忆里,从没有这样的看法,总是认为那是一种生活的姿态,没有可怜和低下,是生存的技能,他(她)的付出更多,应该尊重。瘦弱的伶人,姣好的面容,婉转的音色,动人的姿态,喜欢收集一些漂亮的剧照,特别是做成明信片的剧照,情有独钟,有时对着一幅漂亮的剧照会揣摩好半天,总想从画中人物的眼神里能找出来一点东西,能和她心灵相通。前些时候去和朋友唱歌,每次第一支还是选自己的最爱,居然又有人说:说句实话你应该是个戏子。爱听这样的话语,我以为是一种赞誉,喜欢。不知道别人何以有这样的言语,我想一定有它的缘由,至少在她们心里有一个相似,也许我有点唱戏的潜质吧,有做戏子的风骨,真希望自己的前世是个唱京剧的,一生一世都在皮黄腔里上演自己的戏梦人生。

    喜欢戏曲,尤其京剧,京胡丝丝滑滑的韵律拉出了京剧人的灵魂,咿咿呀呀的唱腔里演绎着悲欢离合的故事,红的妆、白的衣、黑的脸、小姐和公子、丫鬟和红娘,离奇的故事,多彩的扮相,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眼泪,戏子的真和假说不清楚,假亦真,真亦假,融入戏中的戏子是不分彼此的,戏子的命运是戏里的,哀叹里有自己的影像,欢笑里有自己的心声,那个时候,她就真正的入戏了。旧时伶人的命运是很坎坷的,不公的世道,生活的艰辛,让她们背负着沉重的压力。新时代的演员是受到人们尊重的,有了很高的荣誉。

    小时候就很喜欢听爷爷讲故事,听到动情处,奶奶总是一声叹息地自语道:梁山伯与祝英台、王三公子玉堂春......没有多余的语言,道出了感慨的心情,一个旧式妇女的感慨是最真切的,那时很少能听到唱戏的,也没有多少听戏的意识,听故事听迷了就像是入了戏一样,痴痴迷迷的,眼睛里流露出的是着了油彩的清澈,多情的五彩斑斓,多年来,一直不忘这样的情景,不忘这样的息叹,也因此爱上了玉堂春的痴情和她的罪衣罪裙。

    七十年代,摇旗呐喊的动荡,现代京剧的引导,让我迷上了京剧,李铁梅咬住仇恨的切齿、常宝飞上山岗的决心、柯香的家住安源和乱云飞、阿庆嫂手提茶壶的泰然、江水英手捧宝书的镇静,还有吴清华永葆革命青春的坚韧等等,都让那时的我激动不已,烙在记忆里的影像是忘不掉的。后来,这些动人的形象变成了杨贵妃、李艳妃、虞姬和白娘子,红缨枪也被杨贵妃手里的折扇换下了,苏三手里的铁链和红蓝相间的衣裙润红了眼球,玉堂春牡丹花下的忍辱,赢来了阵阵不息的掌声,而杨玉环“奴似嫦娥离月宫......”的升腾,融化了我的身躯,酒意浓、步踉跄、侍儿扶起娇无力的贵妃娘娘成了我痴迷梅派的理由,李胜素倾国倾城的演绎让梅派在当下又上台阶,于是,在这个年龄我又成了追星族......这才是京剧,真正的京剧,我们的国粹。

    之所以是国粹就有不凡的力度,就连老外也跃跃欲试,穿着旗袍大唱京戏,蹩脚的唱腔里透着我们国粹的魅力。在北京去过戏院听戏,一个人,就一个人,静静地,一边看,一边台上台下的感受,随着剧情人物的起伏而变化,一会儿哭,一会儿笑,搞不清自己是观众还是演员,那个青衣秦香莲怀抱琵琶,悲悲切切的唱着,还是感动不了陈世美,那一刻,恨死了那个负心郎,包公的闸刀匡扶了正义,还香莲母子们一个公道。台下不停的叫好声给了台上的演员鼓励,有板有眼的表演和不凡的功力显示了京剧的博大精深。太喜欢那一身身多彩的披挂,有一次在北京京剧院的少铎工作室着实感受了一把,路过排练大厅,一些演员在认真的排练着,一招一式,台下十年功的苦练成就了一代代的京剧人,在工作室,听着演员的练声,我穿上一身身的彩裙、戴上凤冠霞帔,环佩叮当,照照镜子里的自己,真像,像极了杨贵妃、像极了杜丽娘,化妆师是一个退休的京剧老师,她说,你很有唱戏的神韵,喜欢梅派、就唱青衣,你适合的。

    有人不喜欢梅派的华丽,说是唱给皇宫里的妃子听的,是的,它华丽,但是大气,雍容,像牡丹花开,富贵,喜欢梅派,喜欢李胜素,俊俏的扮相,沉稳的神态,白娘子的悲情、杨玉环的娇媚、穆桂英的飒爽、王宝钏的痴心等等被李胜素演绎的活灵活现,那时的她就是杨贵妃、就是白娘子、就是王宝钏,她不是戏子,不是伶人,她就是一个人.《大唐贵妃》升华了梅派,杨玉环和李隆基的爱情戴上神话的色彩,尽管是戏,演绎的是真实的故事,一个古代感人的爱情故事,不说皇帝的昏庸,单就感情戏,被多少剧种作为题材而宣扬,至今不衰,醉人的梅派,碎心。

    多少次幻想着自己是剧中的人物、是演员,台湾作家席慕容的《戏子》,寥寥数句,道出了一个戏子的心声:请不要相信我的美丽,也不要相信我的爱情,在涂满了油彩的面容之下,我有颗戏子的心......真的相信自己前世是个唱戏的,一边悠悠扬扬的在台上唱戏,一边真真切切的在台下生活,台上的爱情不是自己的,但台下的心是自己的,我的泪流在戏里,戏里的她是另外一个我。生活在现代,空气里充满了浮燥,只有京剧,寂寥时就想起了皮黄腔,想听那委婉动人的京剧唱段,于是打开电脑,搜索酷狗音乐,在京腔京韵的伴奏下,敲下了心底的京剧......


    国际新闻媒体发稿 https://www.54647.net